您的位置: 首页投资2019.5.29宝象出借人与办案警官会面纪要

2019.5.29宝象出借人与办案警官会面纪要

2019-06-01 10:10:06   172

  2019.05.29  宝象专案案情和诉求


  时间:上午9:00---11:30  人员:7人(西控、宝象)


  接见警官:宝象专案组办案王警官(也是善林平台办案警官)


  交经侦材料:陈远东及其与西控财富的关系图、部份高管负责业务内容、宝象及其法人、实控人关联企业名单、出借人写给经侦的诉求和建设性意见,京东5KG米价格截屏图


  1.出借受害人:侯彦卫已经被关收监,很多出借人强烈要求不能放他出来。


  王警官答:现在没法放他出去,除非他12个亿全部回来(进账)。经侦办案是有原则的,不是今天抓明天说放就能放的,要看回款实效。


  2.出借受害人:侯彦卫现在请的律师花费巨大(高价律师),这些钱也是我们出借受害人的钱,而且这些律师为他出收割我们出借人的坏主意,等于用我们的钱在对付我们,这是我们不可容忍的,他没有资格这么做。可以给他安排公益援助(免费)的法律援助律师,这样才是没有利益关系的公平公正的第三方律师。


  王警官答:公安机关要查侯是用什么钱请的律师,现在用的是他私有账户的钱,没有证据证明是涉案资金,那我们也不能强制不允许他这么做。


  3.出借受害人:请经侦将宝象金融和西控所有高管(含张娟在内)全部归案,分别审问,让他们交待出案件(资金)线索,及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和内幕,比经侦一点点查效率要高。已经有6 个月了,在这方面有没有进行?经侦能否让那些高管卖房卖车吐赃款,这是对他们有震慑力的,黄浦、徐汇都是这么做。


  王警官答:我们已经对高管做的笔录有厚厚一叠。他们交待的我们也要去查,甄别真和假,这也要花费时间。我们主要查的是你们的银行卡,宝象公司和西控公司的收款/支付账户,这是唯一源头,这是查不偏的侦查方式。房子、车子是用违法所得佣金卖的,我们可以这么做,会去查封,我们每次与犯罪嫌疑人讲话都是全程录影录像的,我们浦东经侦是绝对不予许带有这样强制性语言,让他们卖房卖车把违反所得吐出来,是违反法律的,所以我们浦东办案(花)时间长,就是这道理。我们是执法者不能跳过法律。


  4、出借受害人:运营在富临运业的2亿资金和他老婆(张馥丽)公司的款项,这些有没有深挖调查清楚,因为这些钱都是我们出借受害者的。


  王警官答:我重复很多次,资金的源头就是你们银行卡和宝象西控资金进出的账户,所以每一分钱都会看到。包括有资金在回流,现在审计在一笔笔对。回流多少不能透露。最后司法报告里会体现,我知道你们急,但我没法(不能)提供。只要走过钱的账户,我们都会冻,张馥丽名下有几个账户是没有钱的。只要有几万都会冻结。


  5、出借受害人:以前信访时,警官会说我们的平台比其他平台要好,不知好在哪里?


  王警官答:听谁说的,可能听侯彦卫之前说的内容和态度较好,宝象公司里的后台数据都存在,没销毁,这个算好的。如果能追回钱的,我们没必要对他进行强制措施,平台之所以会暴,是没钱,而且是没钱到定罪的程度了。一旦暴雷了就不会有好的现象,只能说相对好。侯一开始就在用40%-50%的资金用在借新还旧上。


  6、出借受害人:宝象之前动用了2000万的钱,这2000万钱查清了吗?是什么钱?这钱广大出借人一点不知情的情况下,暗箱操作,用恐吓诱骗等手法收割受害人,但绝大多数出借受害人是不知情。


  王警官答:查清了,是宝象公司里的钱,基于他这样做和其他一些理由,才把他收监了。


  7、出借受害人:侯彦卫有没有交代资金投到了哪里?


  王警官答:侯彦卫对经侦一象很老实的交代,自己自融上来就承认了大部份自融,许多(百家)自融空壳公司,这一事实。他交代的,我们也在印证。一般暴雷平台能回10%—15%现金已经烧高香了。一旦查完就起诉了。宝象还没查完,我不能透露。


  8、出借受害人:以物抵债不应该让出借人出想办法,这物的价格高得离谱,应该让张娟去处理,然后把钱打回账户。我们也不知道真假货。


  王警官答:如果被害人有起码70%-80%以上同意,可以采取一些变卖的方式。上次有个出借人叫XX有这渠道,是XX商铺,宝象物的四分之三是酒,这些酒拿到市场上公司去才1折,最后能1折2折成现金。你们认吗?。货只能拆了才能验货,一拆也就报废了,也不能保证全是真的,我们不能保证。张娟曾提交过一份价目表给经侦,经侦上百度和京东上查是差不多。(当场提交了一份京东10斤米的价格138元,而且长期打折88元销售,一斤才8.8元/斤给经侦)明显张娟是在弄虚作假。欺骗经侦。涉案人员去处置涉案物资,不能低于当时涉案的出借本金,这谁会要,处理不掉的。米和面膜是放不起的。今年9月份到期的米,不是什么新米。还有茶叶。)


  9、出借受害人:侯彦卫的关联企业网上注销近200家,对我们催款汇款不是不利的消息吗?


  王警官答:注销不注销都是钱,都能查的到。这些用于自融的空壳公司就是个工商执照有与没有只要之前进去过钱,我们都能查到,但就算不销户,里面没钱了,也没存在价值。对追赃上是没有牵连。


  10、出借受害人:之前的晴好公司9700万到底值不值,有这钱吗?


  王警官答:价值说不清,比如矿(花岗岩)估价3亿


  11、出借受害人:很多平台暴雷后都有公告出来,宝象这么长时间了,一点公告也没有,是为什么呢?阳光办案如何体现?


  王警官答:我们浦东经侦要出公告案情,是要一层层往上报,从阿里到分局,分局到市局局长批,才能对外公布,我们公布是很谨慎的,一旦公布就全都能看到。阳光办案最后都会公布,不是查一点公布一点,而是全查清楚了,就会公布。上海都是这样的。法院判决之后任何人都能看到审计报告。


  12、出借受害人:希望深入调查西控大股东陈远东,必须追究他的连带责任,占30%股份,因为陈远东也为宝象站台,有许多出借人当时就是看在他的份上投的。


  王警官答:他有没有实际参与涉案公司的经营,我们会去查,人证物证都要有。有罪无罪调查后才知道。还会继续深入查。不管该抓不该抓,都已经不让出国了。


  13、出借受害人:现在全国在扫黑除恶专项活动,侯彦卫这么一个红顶商人是否有保护伞?


  王警官答:有保护伞就不会进去了(被抓),他的一切罪行最后都能查出来,之前有些商会等写过一些书面材料,但对办案不起作用。


  14、出借受害人:宝象现在库存中的物是否能请经侦提供一下条形码或样品?这些货的价值是经侦定吗?京东上只是挂价,是没销量,线下卖也就1折的价。这是公开的秘密。那么定个相对合理的价的让大家兑换可不可行?


  王警官答:可以将库存中的物的条形码或样品拍照给你们,但不能出指导价,去过物价所,集资诈骗的物是不估的。市场上的东西他们可以估,但作为低价过来的,是不估的。估出来受害人也不认的。经侦就是查封等法院拍卖。那怕出了公告,只要一个人不愿意,就不行,就是违法的(不公平)。决不能个别兑付。只能批量的全部处置掉,然后钱进宝象账户这是可以,但某个人少量是不行的。


  15、出借受害人:侯彦卫的车子是怎么处理的?包括车牌。


  王警官答:侯自己有一国内很破旧的车子不值什么钱,现在要求张娟去想办法处置的是云贝公司名下的二辆车子,其中有一辆埃尔法还值点钱,现在可以买个50-60万,如果等到了法院拍,那肯定是一拍二拍三拍打折打折,越来越低,最后拍卖成功再扣除手续费后也就所剩不多了。下个星期我们就要去查封这二辆车了,因为之前云贝公司也有诉讼,如果被其它的诉讼抢走了,那我们的努力也就白费了,所以,我们也在积极的沟通中,尽快抢先。牌照是二块对公牌照,不象私牌可以直接在国拍拍卖。外牌,其中一辆是GL8山东外牌转上海牌照的,还涉及当初付税的情况这个要先理清楚。二手牌与一手牌是有区别的。这牌照是有价值的,能卖了也是好事。


  16、出借受害人:只前有说宝象在山东泰安的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有诉讼,法院已经冻部分资产,这个怎么程序?外地房子和土地情况。


  王警官答:先行冻结的就按时间顺序进行赔付,所以我们经侦也在抢时间。包括侯北外滩的一套市价3500万的房子,我们查封掉了,但他有贷款没有还完,就要先把银行贷款还了。山东有7 -8套房子,去年就被其他查封了。土地没有的。晴好是个屠宰场。屠宰场下个星期是要去查封的。


  17、出借受害人:张娟现在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她在外面还有什么意义吗?


  王警官答:主要让她在外做诉讼,她诉讼已经做了一些诉讼。我们刑侦是不能参与民事的。


  18、出借受害人:那些担保公司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他们收的担保费是不是应该退出来?恒丰做为存管银行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王警官答:担保公司对犯罪分子的担保是无效的。当时做为担保公司收取费用是正当的,他们又不知道这钱是诈骗来的。恒丰银行会承担什么责任呢,当时与宝象他们签的协议有很多,会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的。宝象在这银行里开了个账户,你们把钱打到宝象存在这个账户里,回款也找到这个账户里,把你的出划款打到借款企业,虽说现在查下来是空壳,但银行不承担责任,银行不承担监管责任,只是走账而已。这都是侯在用欺骗的手法骗钱、骗银行。对银行来说是没有责任的。


  19、出借受害人:宝象西控是否并案处理?陈远东是什么角色?当初许多出借人都 是看在陈远东背景和资质来投资的。对外宣传都是冲着陈远东来的。30%的股东是什么责任?


  王警官答:宝象西控是并案处理了。有许多案子是这样的,操控了涉案资金才算参与,或是有账户上反映他在动用这些涉案资金才能查他,至于他曾参加过宝象西控年会讲过话、做为公司招牌、法人、股东、董事长不能做为陈远东参与诈骗的证据,不能承担刑事责任。30%是民事责任,不是刑事责任。目前还在查,看最后结果。


  20、出借受害人:前段时间侯的老婆和二个实控人到经侦来说明情况,这后续有没有再与经侦沟通?有没有进展?张馥丽承担什么责任?


  王警官答:矿和富临精工这二个项目不做了。(1)富临精工是要侯出来并支付1个多亿的钱,才能有这股份,就算是送给侯的,那也要之后才动作和转型成功才行。可能有这个几个亿的利润。(2)矿,一个叫WW是侯的好朋友,他愿意把矿送给侯,能相信吗?他只是最大的股东,要变更得全部人同意,那天就讲了,我回去要跟我老婆商量一下(打个招呼)才能送。这都是不可信的话。就是真给侯了10年的开采权已经用掉二年了,还要动作,最后值不值这个钱?都是问号。就是赚钱了也是8年经后的事。二个老板到经侦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情况,认为为什么是警察找他?不知道侯已经是诈骗抓进去了,后来问清楚是侯涉嫌诈骗违法了才进去的,就说不帮了。张馥丽是一个公司的法人,从他帐户走过账的,但这个账上已经一分钱也没有了,但如果只是侯在用他老婆走账,张馥丽不知道的情况下,是没有责任的,除非有3 个人以上指正她。或是富临精工有文书是张馥丽签字的,我们才能抓她。


  出借受害人:西控业务员是西控自己的,但宝象之前有许多业务员是一个叫华夏文冠的一个中介公司,之前在推销宝象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说自己是中介机构在推销,而一直是说我们宝象怎么怎么滴,这些人有没有去查过?有没有查到张晓燕这里?到了追偿阶段会不会去追偿?许多外地业务员在宝象出事后就回老家了,这些人怎么处理?


  王警官答:也会去追偿,但现在会人性化一点,要处理并看态度。但我们都会做笔录,对有些恶意的业务员,该抓也会抓,但与前的做法有了改变。就是有些业务员到外地了,只要够上抓的也会抓,跑不掉的,甚至网上追逃。有的业务员她退出该退的钱,也是可以不处理的,这都要看情况再定。


  21、出借受害人:有的下车的出借人明的是在签货抵债的协议,但实际上是用现金在还给这些人有的是5 折及以上,经侦有没有对这部分内容进行核实?


  王警官答:张娟拿过来的钱和货对账单都有的。钱,现在经侦在与银行上一笔笔对。对货还没有查。


  22、出借受害人:对老赖公司有没有进行处理,如查封等手段?


  王警官答:有钱的都查封。我们去查,每次去二个警察一个个查,要反复出差。几百个公司二个警察非常累。


  23、出借受害人:侯现在属于非吸还是诈骗?他真标回来了多少钱?


  王警官答:真标的钱该回来的也回来了,金额不多。其实之前侯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借新还旧,也就是说你们接最后一棒的出借人的钱是还以前借款人的钱了,最后一棒的就没钱回来了。总计8000多个出借受害人,到现在真正在维权的也就1400人左右,有的剩的资金也已经很少。经侦对侯是集资诈骗刑拘的,检察院下个星期肯定会批捕。批捕下来是什么性质经侦不知道。因为侯有空壳公司有虚假的成份在里面,经侦是按集资诈骗报过去的。检察院也是建议,最后就是看法院怎么判。


  24、出借受害人:现在侯彦卫在看守所怎么样?听律师说有书看挺自在。


  王警官答:侯现在进去了,从经侦这里说不会放出来了,就一直等判决,判决之后判刑坐牢。侯在监狱里是30多人一间房,睡觉都是侧着身睡的,人贴人。没有书看,有电视。


  25、出借受害人:侯彦卫当时花了许多钱给财大、互金协会等等地方,这些钱还能追回来吗?


  王警官答:这些钱怎么可能再追回来?追不回来的。作为接受方来说,这是他们的合法取得,他们不知道这钱是哪来的,用什么方法得来的。


  26、出借受害人:现在宝象的情况


  王警官答:现在还有10个人不到的维持着。【最新从宝象处得到信息:人员梳理昨天刚完成,目前留守人员六人,有张总带领,主要围绕资产处置以及催收,二名电催(兼做客服工作)+二名线下催收(兼做接待)+一名财务。】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

媒体报道

“坐享其成”不再是白日做梦 加息宝为你揭秘缘由! 刘恺威比杨幂大11岁,吴奇隆比刘诗诗大1...